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hzxhhh的博客

原每日的阳光带给你们整天的好心情!

 
 
 

日志

 
 

论张若虚和唐诗意境  

2008-02-23 20:39:08|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春江花月夜》是一首以“孤篇盖全唐”的绝世佳作。张若虚在诗歌中营造出了一种玲珑剔透和稳约朦胧的诗歌氛围,并以此作为人生哲理抒发的基点,形成了情、景、理融汇为一的诗歌境界,成为了开启唐诗意境的典范性作品。

 

关键词:张若虚 唐诗 意境

诗是中国文坛最具辉宏气象的文体,由汉代的乐府诗经魏晋南北朝的古体诗到唐代近体诗,历经悠久岁月的演变求新,和众多诗人的努力创作,成为文学史上最具吸引力的一环。《沧浪诗话》中写道:“汉、魏、晋与盛唐之诗则第一义也。”而后又补充道;“汉、魏、尚矣,不假悟也,”说明沧浪已注意到了汉魏的诗与盛唐的诗,在达到“妙悟”的过程中,有一定的差别。沧浪所提出的“妙悟”,确实是盛唐之悟为主,在《沧浪诗话》的《诗辨》一章的结尾,他曾特别提出说:“故予不自量度,辄定诗之宗旨,且借禅以为喻,推原汉、魏以来,而截然谓当以盛唐为法。”

沧浪所认为唐诗的“妙悟”其实指的是唐诗所具有的意境,也是指诗人创作的一种心境。关于这一点,沧浪在《诗辨》一章中这样说道:“夫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非多读书,多穷理,则不能极其至。所谓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诗者,吟咏情性也。盛唐诸人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出,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

这些对唐诗价值的评定,足以让我们看到唐诗意境在中国诗歌史上的历史意义与文学意义。而这些成就的取得与唐代众多诗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但是张若虚以一首《春江花月夜》压倒群芳而亭亭玉立与诗歌之林,无愧为初唐时期开放在力反齐梁遗风,拓开唐诗意境实践中的一朵齐葩!

张若虚(约711年前后在世)扬州人,曾任  州兵曹。开元年间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今存其诗仅两首:《代答闺梦还》和《春江花月夜》。他的诗委婉细腻,瑰丽多姿,在表现手法上值得人们借鉴。其中《春江花月夜》一诗以其丰富的想象精妙的构思,清丽的辞采及和美的音调著称于世,被后人誉为“千古绝唱”。而这首诗最令人赞叹的是它那深远的意境,一种借春、江、花、月、夜五种景物创造出的欲诉无由的朦胧意境美,跳动着音乐感。正是因为其丰富的意境,使得《春江花月夜》一诗在唐诗中占有重要地位,勘称唐诗造境之典范。下面从几方面探讨一 下《春江花月夜》的艺术特点及唐诗意境的联系。

一.《春江花月夜》的独特艺术魅力

张若虚的诗歌既秉承了历代优秀诗作的创作传统,同时又突破了历代诗作的狭隘,无论从诗境、诗理、还是诗精上都表现自己独特的风格。

1.  诗境细腻、壮丽、形神兼备。

不仅描绘出春江月夜的迷人景色,更在景中抒写人生感慨和离情,比起泛泛写景和仅仅抒情的旧曲辞更为真挚感人。此外这首诗字十分清丽自然,令人沉浸在春江花月夜独有的凄美气氛中而不能自己。这一系列效应的产生,是由于作者在创作中制造出一种诗的意境。王国维在《人间诗话》中写道:“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其实诗更讲求境界,追寻一种诗意的美。

《讲三百》中有些作品读来琅琅上口,给人一种美的享受,如《蒹葭》一诗,此诗抒写怀人之情,在艺术上达到了情景交融的境地。但与张若虚的景色描写相比,那就逊色许多了。《春江花月夜》中,诗人入手擒题,一开篇便就题生发,勾勒出一幅春江月夜的壮丽画面:江潮连海,月共潮生。这里的“海”是虚指。江潮浩瀚无限,仿佛和大海连在一起,气势宏伟。这时一轮明月随潮涌生,景象壮观。一个“生”字,就赋予了明月与潮以活泼的生命。月光闪耀千万里之遥,没有一处春江不在明月朗照之中!江水曲曲弯弯地绕过花草遍生的春之原野,月色泻在花树上,象撒了一层洁白的雪。达到了一种“妙造自然,伊谁与裁”① 的玲珑美。诗人真可谓是丹青妙手,轻轻挥洒一笔,便点染出春江月夜中的奇异之“花”。同时,又巧妙地缴足了“春江花月夜”的题面。诗人对月光的观察极其精微:月光荡涤了世间万物的五光十色,将大千世界浸染成梦幻一样的银辉色,营造出一种诗意的朦胧美。因而“流霜不觉飞”,“白沙看不见”,浑然只有皎洁明亮的月光存在。细腻的笔触,创造了一个神话般美妙的世界,使春江花月夜显得格外优美恬静。给读者以“余味隐含,形外有神”②的美感。而其诗学中的审美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2.诗理哲思宏辨,不落窠臼

王国维认为:“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现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③张若虚这首《春江花月夜》能够在唐诗乃至中国诗歌史中能获得很高威望,正是因为诗人在“造境”与“写境”的运用非常的到位。从而让读者从中感悟到“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相互交错的诗意美。更重要的是,张若虚的“造境”与“写境”中包涵着一种“悟”,即沧浪所谓的“妙悟”,这也是唐诗意境取得很高成就的主旨所在。这种“悟”体现在唐代诗人创作思想的哲理思辨上,而这种哲理思辨注重的是对“人”的思考,对自我的关照,对生命、自然、宇宙的心灵探视。这种哲理思辨承于老庄的关于“道”的哲学思想,是将道家的“道”细腻化。

唐诗对老庄哲理思辨的阐发,是在经历汉代,魏晋南北朝诗歌的演变流传而得以兴盛的。在汉代时对道家之宇宙,人生哲理的阐发已有诗歌涌现。如《薤露》: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又如《蒿里》: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

这两首诗是汉代诗歌的代表作,直接描述了对生命短促,人生无常的个人悲哀,也可以说是对人生中生命意识的萌发。而张若虚对生命的思考,则是幡然出新。对人对景物的描写由大到小,由远及近,笔墨逐渐凝聚在一轮孤月上了。清明澄彻的天地宇宙,仿佛侠人进了一个纯净的世界,使人的心灵得以净化,这便自然引起了诗人的遐思冥想:“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诗人神思飞跃,但又紧紧联系着人生,探索着人生的哲理与宇宙的奥秘。这种探索古人也有之,除了上面举的例子之外还有很多,如曹植《送应氏》:“天地无终极,人命如朝霜。”阮籍《咏怀》:“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等等,但诗的主题多是感慨宇宙永恒,而人生短暂。张若虚在此处却别开生面,他的思想没有陷入前人的巢臼,而是翻出了新意:“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个人的名运是短暂即逝的,而人类的存在则是绵延长久的,所以“代代无穷已”的人生就与“年年只相似”的明月得以共存。这是诗人从大自然的美景中感受到的一种欣慰。诗人虽有对人生短暂的哀伤,但并不是颓废与绝望,而是缘于对人生的追求与热爱。全诗的基调是“裹而不伤”,使我们得以聆听到初盛唐时代之音的回响。

3.诗情哀而不伤,曲折有致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这承上一句的“只相似”而来的。人生代代相继,江月年年如此。一轮孤月徘徊中天,象是等待着什么人似的,却又永远不能如愿。月光下,只有大江急流,奔腾远去。随着江水的流动,诗篇遂生波澜,将诗情推向更深远的境界。江月有恨,流水列情,诗人自然地把笔触由上半篇的大自然景色转到了人生图像,引出下半篇男女相思的离愁别恨。“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总写在春江花月夜中思妇与游子的两地思念之情。“白云”,“青枫浦”托物寓情。白云飘忽,象征“扁舟子”的行踪不定。一种相思,牵出两地离愁,一往一复,诗情荡漾,曲折有致。

二.张若虚的诗对前代的传承及突破

魏晋南北朝时,山水、田园、游仙等多种体裁兴盛。其中《观沧海》渲染出一种“慷慨悲凉”的气氛;游仙诗以郭璞为代表,抒发一种情怀,本质上是一种抒情诗;玄言诗的兴趣,以老庄思想和佛理中的哲理的阐发来表达对宇宙人生问题的某些思考和体悟,其本质是哲理诗,这些诗作,虽然其中饱含哲理,抒情志怀,但因其缺乏意境,无法引领诗歌之气势。钟嵘如此评玄言诗:“理过其辞,淡乎寡味。”王国维又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绪,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恰好解释了魏晋诗歌不能开启诗歌之顶峰的原因。但我们并不能因此而否定魏晋诗歌在诗歌意境上的贡献,正是这些诗歌不断实践和探索,从而奠定唐诗兴盛的基础,和《春江花月夜》这种名垂千古大家之作产生的必然性。

田园诗派的代表陶渊明的诗歌内涵受老庄思想及玄学的影响。其思想和诗歌意境在其作品中得到充分的展现,如《归园田居》和《饮酒》(其二)。诗歌哲理的思辨性是其意境升华的主要条件,但陶诗的哲理性更多的是关注个人仕途的得失,并将诗歌的艺术创作局限于自己的小天地,从而缺乏一种幽远的广度。而张若虚在继承前人的同时,又有新的创作。他以一首诗歌表现出超越个人命运而站在整个人类历史高度的宏观思考,固然反映了初唐乐观通达的时代精神,但是一个生活在一千三百年前的封建文人,能有如此深刻的哲学思维,不得不承认其视野的预见性。就凭此,与张若虚同时代的,在唐诗改革中矢志不渝的陈子昂所发出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呼唤,并非是空寂寥落的绝响。

三.张若虚诗作与唐诗意境的契合

张若虚在前人的诗歌创作基础上,集各诗人诗风的优点于一身,创作出《春江花月夜》一诗,是诗歌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而唐诗的发展能代表古典诗歌的最高成就,除诗歌历经汉代,魏晋南北朝地演变,在唐代已具有浓厚的文学心理积淀和唐代政治经济的空前繁荣外,还与唐代诗人群体的文学素养和多种思想感情的交汇有很大关系。

诗歌发展至唐代,拥有空前广大的作家群,“唐诗人上自天子,下逮庶人,百司庶府,三九流,靡所不备”④。他们把文学从豪门士族的垄断中,从六朝宫廷的小天地中解放出来,使之世俗化。儒家思想发展至唐代,受到道家思想和道教的冲击。他们从哲学理念与宗教信仰上分别唐朝文人的生活,思想和创作产生过巨大影响。老子“大巧若拙,大辩若讷”⑤和庄子“既雕既琢,复归于朴”⑥的美学观,影响于唐代是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⑦的文风,强调工巧与自然浑然一体的审美理想。

既便盛唐诗歌取得了如此高的诗学成就,但依旧无法掩盖或取代后人对《春江花月夜》“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⑧的赞誉。《春江花月夜》在思想和艺术上都超越了以前那些单纯模山范水的景物诗;“羡宇宙之无穷,哀吾进须臾”的哲理诗;抒儿女别情离绪的爱情诗。诗人将这些屡见不鲜的传统题材,注入了新的含义;融诗情、画意、哲理为一体,凭借对春江花月夜的描绘,尽情赞叹大自然的奇丽景色,讴歌人间纯洁的爱情,把对游子思妇的同情心扩大开来,与对人生哲理的追求,对宇宙奥秘的探索结合起来,从而汇成一种情、景、理水乳交融的幽美而邈远的意境。诗人将深邃美丽的艺术世界特意隐藏在惝恍迷离的艺术氛围之中,整首诗篇仿佛笼罩在一片空灵而迷茫的月夜里,吸引读者去探寻其中美的真谛。

全诗紧扣春、江、花、月、夜的背景来写,而又以月为主体。“月”是诗中情景兼融之物,它跳动着诗人的脉搏,在全诗中犹如一条生命纽带,通贯上下,触处生神,诗情随着月轮的生落而起伏曲折。月在一夜之间经历了:升起——高悬——西斜——落下的过程。在月的照耀下,江水、沙滩、天空、原野、枫树、花林、飞霞、白云、扁舟、高楼、镜台、砧石、长飞的鸿雁,潜跃的鱼龙,不眠的思妇以及漂泊的游子,组成了完整的诗歌形象,展现出一幅充满人生哲理与生活情趣的画卷。这幅画卷在色调上是以淡寓浓,虽用水墨勾勒点染,但“墨粉五彩”,从黑白相辅,虚实相生中显出绚丽多彩的艺术效果,宛如一幅淡雅的中国水墨画,体现出春江花月夜清幽的意境美。

诗的韵律节奏也饶有特色。全诗随着韵脚的转换变化,来仄的交错运用,一唱三叹,前呼后应,既回环反复,又层出不穷,音乐节奏感强烈而优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这里描写的是在春天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辽阔空旷又处处鲜花野草,白沙流霜的江岸在月光下宁静、空灵、朦胧、优美而令人神往的境界。仔细品读就会发觉,不仅“江”“绕”“丹”“照”“霰”“空”“流”“霜”“飞”“沙”等词风格都与他们所代表的事物特征相吻合,而且作为韵尾的“甸”“霰”“飞”“见”以及句中“林”“皆”“里”“流”“觉”“汀”“无”“纤”等词音都具有发音轻巧、轻微、空灵的特点,从而形成鲜明而统一的音韵风格,构成了该段诗韵的主旋律,与诗所描写的宁静、空灵、朦胧、优美的意境浑然一体。

总之,《春江花月夜》是一首山水诗,它却涤净了宫体诗吟咏风花雪月的那种轻靡艳丽的陈梁遗风;《春江花月夜》是一首爱情诗,它却以悲壮深远的人生探求代替了卿卿我我的无病呻吟;《春江花月夜》是一首哲理诗,它却没有率由旧章,疾言厉色说教,而是把情与景熔于一炉时自然闪烁的火花。张若虚的一生,只留给后人两首诗,然而仅这一首《春江花月夜》足以使彪炳史册,真所谓:“孤篇横绝,竟为大家”⑨


 

参考文献:

①②杜黎均《二十四诗品译注评析》P37P38

姚柯夫《〈人间词话〉及评论汇编》——文史哲研究材料丛书书目文献出版社 198312月第一版  P1

胡应麟《诗蔽·外编》卷三转引自《中国古代文学史》(第二册)。P152 

《老子》(第四十五章)转引子同上。P152

《庄子·山本》转引子同上。P152

李白《曾江夏韦太守》转引子同上

问一多《宫廷诗的自赎》。

《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2月第一版。P54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